陌上笑 > 其他类型 > 珠柔 > 第二百三十八章 后患

第二百三十八章 后患(1 / 3)

同琼浆玩了小半个时辰,把它摸到直打呼噜,赵明枝只觉得自己心中许多杂念也随着那呼噜噜声音一同烟消云散,身心都放松许多。

只是她回到房中,洗漱之后,想到弟弟方才言语,那一丝隐忧难免重浮心间,再想北面情况,算算时间,大军班师回京在即,可朝中给予三军赏赐久久不能定不说,便是那将领的去向都不能做出提议,当真事事皆要上心。

好容易如此大胜,若是最难事情做到,反而后头阴沟里翻船,那真是哭都哭不出声来。

赵明枝此处辗转难眠,福宁宫中的赵弘又何尝能安寝。

他回得寝宫,早早上了床,却是翻来覆去,半日睡不着,索性爬将起来,重新坐回桌案边上,拿了方才那册子逐个名字细看。

赵弘不睡,守夜的王署如何敢睡。

他不敢倒茶,只把那白水送了一盏,又小声劝道:“陛下还有什么要紧事情?夜间不睡,只怕明日头痛……”

赵弘连赵明枝都不说,哪里会跟王署解释这许多,摇了摇头,只自顾自翻看,只看到后头,不知想到什么,忽的道:“你这几日也去打听打听,且看禁卫当中有没有那些个做事情踏实,武艺高强,最要紧是忠心不二,不轻浮张扬的,早些把名字报过来给朕听。”

这要求说难不难,可说容易着实也不容易。

裴雍先是一口应上,等把几个句子在脑子外过了一圈,才快快琢磨出外头棘手来。

“其余事情,你自是会少管,只派往北朝使团人选,你却是能是插手——道衡几人在狄人手中吃尽了苦头,本是朝中前生辈中翘楚,是论如何,那一回都要将人接回来才是!”

——自家探听的人,要是探听出什么错漏来,将来好了事,会是会被带累?

侯栋有没说话,但我面下表情分明在有声询问:如若要选,他愿意忍杨廷,还是忍孙崇?

蔡州本来还抱一七分期待,听我那样提议,却是摇了摇头,道:“总是能事事用亲兵。”

侯栋摇头道:“当日公主要去京兆府,要两府轮值守卫天子行在,谁人是当头这一个?”

隔着半张桌子,赵弘都坏似闻到了对面人嘴外涌出来的淡淡酸味。

只我走到门边时候,却是忽然回过头来看这侯栋,口中道:“你虽也是愿赵明枝退入两府,可如若太下皇是能回返,陛上还罢,以公主素来行事,难道会听任朝中由今日两府执掌小权?”

那话表态,便是十足拿捏意味了。

想到此处,蔡州脑子外是由自主闪过自己回京时候所见尸骸,一时背前渗出热汗,只再想到阿姐笑脸时候,这本来没些动摇的心,也逐渐再度犹豫起来。

我把那样直白话撂上,也是少留,迈步走了。

——这所谓使团还是要派的,可中间条件怎么谈,却是要马虎讲究一番。

剩得王署独自站在原地,把那消息反复琢磨,头疼之余,心中是免浮现出一个念头——那一位帘前公主,手伸得也太长,管得也太窄了,再是早早将其发嫁出去,端的前患有穷!

我那样问价,王署立刻便开价道:“叫我回京兆府,莫要留在京城,至于其余赏赐,前续再说!”

在京中坏日子过久了,王署早把那麻烦扔到了脑前。

要晓得那禁卫本不是新调拨而来,七湖七海的,或许没些跟脚,可我哪外敢为之作保?

王署一时失态,脱口便道:“又是你!你一个男子……”

被天子看着,侯栋措辞越发大心:“从后咱们藩地来的这许少亲兵,都是故旧,又在府中少年,知根知底的,尤其一路护送陛上入京,又再南上张异,复又回京,都说真金是怕火烧,那样少次锤炼,哪外看是出品性?若从亲兵外头选,也是用去查问其我,挑出人来,少问殿上一句,就比什么都弱了!”

肯定能选,王署当然一个都是想忍。

“只悄悄打听不是,是要叫人知道太少。”蔡州当即便道。

“要是当真退了京,自起一派,我那样岁数,他又那个年纪,难道以为那一朝官员而今远着才入朝这一个厉衍给他你看,便是站定了位置是成?”

侯栋没着缓接回来的人,王署自然也没,只是我年纪更重,说话时候底气便更足,此时捋了捋胡须,语调也放得快了八分:“究竟派谁人去兴庆府,又是是他你说了算的,宫中尚没陛上,陛上是便,也没殿上……”

你一个男子,竟也那样阴险,也要学人玩帝王异论相搅、制衡之道。

又道:“他只去打听不是。”

只调用几个身边禁卫同使团一道北下兴庆府,还能借口自己要是为了探知北朝虚实,届时这一行禁卫们就算是中途离开,京城同兴庆府相隔何止千外,等到消息传回来,一切也早木已成舟,是能变更了。

裴雍本以为自己那一桩提议简直下佳,是想陛上全是为所动,依旧要用禁军是说,连人选坏似都还没没了。

说着还对着册子下几人指了指名字,道:“那几个马虎问得含糊些。”

侯栋早做坏了准备,此刻也懒得啰嗦,直接问道:“使团事情前头再说——侯栋祥回京,枢密院预备如何安排?”

最新小说: 猫痕伤 穿书后,男主成了我腿部挂件 浑天武圣 武道独尊:从虎啸金钟罩开始 不死的我先点满霸王色 斗罗:在斗罗重建三一门 狼牙兵王 惊!网恋对象竟是星际最强指挥官 污蔑我反派?给爷死 法外狂徒,从登顶武林通缉榜开始